当前位置:程屯新闻>汽车>多城争抢RoboTaxi落地头炮,谁将最先胜出?

多城争抢RoboTaxi落地头炮,谁将最先胜出?

2019-11-21 09:18:57 浏览次数:1054
  

照片来源@ vision china

文怡智能相对论,作者|魏启阳

在自动驾驶赛道上从来没有缺少话题。从最初的汽车联网到汽车和道路的协调,从智能驾驶舱到车载系统和芯片,每个话题都成了风口。现在,当自动驾驶行业陷入商业着陆的焦虑时,话题的接力棒就交给了robotaxi。

今年8月,业内透露,文远智行威瑞、广州白云出租车集团有限公司和科学城(广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联合成立合资公司文远粤行威瑞机器人有限公司,安排自动驾驶的新行程。

8月31日,在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上海嘉定区与autox达成战略合作,建设机器人操作示范区。

9月22日,全国智能网汽车(武汉)测试示范区揭牌,同时发放三张自驾商业牌照。

9月26日,长沙宣布开放“长沙开放道路智能驾驶示范区”,并进行中国首次基于车路协调的机器人大规模载人试验。

在机器人轴密集着陆的两个月前,小型知识公司ponyai Ponyai已经从去年12月开始在广州南沙进行机器人轴的试运行。百度的机器人也已经在长沙测试了很长时间。李彦宏在“2019湖南省互联网岳麓峰会”上明确表示,他将与长沙市合作,在今年内尝试机器人船队在一些特定地区的商业运营。

在一系列阅读了上述事件后,很容易发现中国的许多城市都在争夺机器人轴的第一架商用登陆枪。哪个城市最有可能在这场新的比赛中获得一等奖?

在对robotaxi的商业着陆持乐观态度之前,有必要澄清一下背景。每个城市都是第一个争夺机器人轴商业登陆的城市。其核心意图是争夺汽车驾驶行业。

现在的问题是,机器人轴为什么会成为目前最强的风,正如之前所说的,在自动驱动电路中有许多风口。

其原因是,在最初的“无人驾驶”在风中飙升一段时间后,该行业已经认识到未来的艰难,并逐渐平静下来。风已经悄悄地从“无人驾驶”变成了“自动驾驶”,甚至是“自动驾驶”。此时,robotaxi的价值已被提炼和扩大,成为拯救“无人驾驶”的“白色骑士”。

尤其是去年12月,在伟模在凤凰城推出伟模个人机器人业务服务后,它加强了业界对机器人方向的认可。业内人士认为,机器人驾驶是从自主驾驶向无人驾驶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实现自主驾驶商业化的最短路径。总的来说,它有以下优点。

1.平稳的技术过渡计划

该行业非常清楚,在现阶段仍然很难制造出完全无人驾驶的汽车。虽然一些自动驾驶项目已经在一些封闭的公园和码头进入商业运营,但它仍然远离普通大众的生活,特别是从首都的角度来看,需要一些可以用来讲故事的实际着陆项目来增强信心。

机器人之所以被业界一致选择,是因为它结合了自动驾驶生态中的许多环节,包括科技企业、主机厂、旅游平台、城市建设和管理(政府)等。与一步“自动驾驶”相比,robotaxi利用各种优势和长板的集成,可以形成更平稳的技术过渡方案。与直接建造自动驾驶汽车相比,其技术复杂度相对较小,成熟度较高。

2、利用旅游经验完成自动驾驶行业教育

成本是影响自动驾驶普及的主要因素。从目前该行业的研发进展来看,自驾汽车的改装成本非常高。此外,大多数用户对自动驾驶技术和车辆仍持观望态度。高昂的价格和用户的犹豫不知道一辆无人驾驶汽车能有多大的市场。

由于无人驾驶汽车终端销售市场尚未到达开放时间节点,利用robotaxi为用户提供旅行服务,并通过旅行体验为用户完成行业教育是一种“聪明”的方法。用户不仅可以体验到自动驾驶技术带来的新奇和便利,还可以省去花高价买车和成为“白鼠”的烦恼。

3、在政策法规明确之前,简单划分安全责任

众所周知,当前自驾车辆安全事故中的责任划分、事故评估标准和处罚机制缺乏国际相关法律或政策的支持。然而,随着技术发展达到临界点,进入商业着陆阶段或更广的范围,需要一种全新的运营模式来规避安全风险。

机器人已经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所有事故责任与乘客无关。责任划分和事故处理由robotaxi服务提供商直接承担,这可以说是现阶段政策和法规范围内的最佳解决方案。

机器人轴成为自主驾驶商业着陆首选的逻辑已经理顺。robotaxi商业着陆需要什么条件?业界普遍认为,技术能力、大规模生产能力、现场能力和操作能力是最重要和不可或缺的。

在技术方面,在国内众多自主玩家中,除了百度(Baidu)这一明显较高的玩家外,其他玩家一般都处于同一水平,通过与主机厂的合作可以实现大规模生产,因此robotaxi的登陆最终落入场景和操作中。

robotaxi商用着陆的竞争体现在开放测试区的“硬件条件”,即场景的丰富性和操作模式。

在现场,与上海、广州、武汉、长沙相比,有明显的渐变。

其中,长沙试验区的建设对机器人最“友好”,分别建成了100平方公里的全市开放道路和100公里的智能高速公路。“两个100”是全国最高的,特别是100公里智能速度,弥补了国内高速环境中缺乏评估和示范环境的不足。主机厂可以从自驾车行为、环境信息、道路交通信息和交通参与者四个维度检测整个系统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同时提高高速公路的运营和监管质量。

广州和上海的“硬件条件”大致相同。开放试验道路总长度分别为45.6公里和53.6公里。城市道路的测试场景也相对丰富,基本满足自主车辆的测试要求。

虽然武汉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区已经上市,但尚未完成。据《新京报》报道,武汉首期支持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应用全长28公里,其中首期封闭测试区仅覆盖2平方公里。

仅从表面数字来看,长沙排名第一,其次是广州和上海,最后是武汉。然而,从这四个城市的运作模式所积累的资源和能量来看,广州和长沙都表现出了他们优越的游戏风格。

如上所述,文远智行威瑞、广州白云出租车集团有限公司和科学城(广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了合资公司——文远悦行威瑞机器人有限公司。

三方各有优势。在该合资企业中,文远和粤航负责日常运营,文远知行提供自动驾驶技术,白云租赁提供服务经验和资源,科学城(广州)投资集团负责保证旅游服务的落地资源,文远知行的战略股东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提供车辆。

文远悦星成立前,百度、长沙先导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湖南湘江智能技术创新中心有限公司于今年3月联合成立湖南阿波罗志星科技有限公司。在此次合作中,百度提供自动驾驶技术,百度的合作伙伴一汽红旗提供车辆,阿波罗志星负责机器人轴的运营。

由于上海和武汉尚未透露更多运营细节,很明显,在技术差距不大、可以通过与主机厂合作来弥补量产的背景下,广州和长沙通过组建合资公司弥补了运营能力的不足,从而大大加快了机器人轴的着陆速度。

广州和长沙也是如此,它们已经与其他城市分开了。但是我们能说机器人轴商业登陆的最终赢家是在两个城市之间吗?智能相对论认为关键在于地方政府的态度和决心。有了一定的工业生态基础后,其他城市也不是不可能跨越边境。当然,从目前的趋势来看,长沙势头最强。

在这方面,有些人可能会怀疑武汉刚刚颁发了世界上第一个自主驾驶的商业执照,它的机器人只能快速或慢速着陆。

武汉的问题恰恰在于商业牌照。

9月22日国家智能网汽车(武汉)测试示范区开放之前,武汉在自动驾驶领域还是一片“空白”。它没有颁发任何测试许可证,也没有进行任何自动驾驶测试。自然,它缺乏对自动驾驶原始数据积累的支持。然而,像robotaxi这样的自动驾驶项目没有不经过测试就直接启动的先例。

相比之下,截至今年8月,上海嘉定区公开路测安全里程累计超过24000公里,累计测试时间超过1200小时,无交通事故发生。长沙测试区为38家企业的86款车型提供了1800多项测试服务,累计测试里程6万公里。

武汉的商业许可噱头似乎比它们对行业的实际意义更重要。毕竟,这条路是一步一步走的。武汉在自动驾驶的道路上仍有许多要赶上的。

长沙的症结在于需要找到一个新的标签来支撑这个城市的产业再次腾飞。

在全国范围内,主要的一线和二线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工业标签。例如,北京有中关村,它被称为互联网。深圳有前海,它被贴上创业的标签。杭州有阿里,它被称为电子商务。长沙有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它们被贴上了工程机械的标签。

现在的问题是,当长沙的国内生产总值在2017年超过万亿大关时,经济继续高速增长将更加困难。同时,原有的工程机械标签不能承担长沙产业升级的重任。因此,在汽车制造业的基础上,长沙被视为新的支点和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不仅是机器人,长沙也决心为整个汽车驾驶行业赢得胜利。

这可以从长沙出台的政策中看出。

虽然长沙不是第一个进行自动驾驶考试和引入路试系统的城市,但长沙相关政策的商业化取向是非常明显的。在考试规则的规定中,除了例行的自动驾驶考试之外,还可以进行“有人驾驶考试”和“高速考试”。发放的牌照类型包括智能公共交通、智能驾驶乘用车、智能驾驶环卫车和自动驾驶重型卡车,几乎涵盖了自动驾驶的整个生态环境。

在决定机器人的商业着陆之前,我们将重新审视自动驾驶的技术和工业发展道路。

Robotaxi已经从封闭道路的“内部测试”逐渐进入开放道路的“公共测试”,这表明自动驾驶技术已经达到或接近商业着陆的临界点。需要更宽的道路空间和更复杂的道路条件来验证该技术的可靠性。需要明确的是,即使机器人轴在不久的将来从“载人试验”过渡到充电操作,也不能说自动驾驶已经达到终点。

1.有限开放道路的商业着陆只是半成品

由于自动驾驶的实现与智能道路的建设密切相关,可以预期robotaxi的商业着陆不会跳出“waymo one”项目的模式和框架,即在有限的范围内进行商业运营,这显然远远达不到我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预期。

当然,必须承认机器人已经完成了自动驾驶的飞跃,但整个行业仍然需要积累能量,才能在完全无人驾驶的无限开放道路上实现又一次飞跃。

2.盈利能力是新技术商业着陆成功的最终标准

人类对新技术的应用主要从效率和成本两个维度来考虑。目前,机器人轴在这两个方面还没有达到完美的水平。

目前,机器人轴的测试和操作仍然需要安全员和监督员在同一辆车上,以确保安全,自行车成本也相当高。也许在技术迭代之后,安全官员和主管将逐渐离开驾驶室,车辆价格将大大降低。然而,如果robotaxi的最终运营收入不能支付成本支出,那么它的商业着陆就不能说是成功的。

一点提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旅游平台实现了正利润。基于这一推断,机器人将面临超过5颗星的挑战。

3、东道国工厂和旅游公司是商业登陆的两个变量

作为自主驾驶生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主机厂和旅游公司绝对不会离开robotaxi。在当今的各种模式和方案中,主机厂尚未成为主导,国内旅游公司也没有对机器人轴进行任何深入的干预。

然而,根据主机厂的一贯实力和旅游公司在需求方面的资源优势,这两种力量进入机器人市场只是时间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当这两个力进入机器人轴时,它们将不可避免地对原始模式产生影响。很难判断不同势力的分离主义政权对机器人轴是好是坏。

结论:城市工业纠纷不应该过多关注商业地炮的假名称,而应该更多关注生态建设的基础。我们应该对机器人驾驶和自动驾驶保持足够的耐心和宽容,遇到问题时不要匆忙赶时间和过于苛刻。行业和政府的目标基本相同,两者都是基于科技和服务的结合,为用户带来最终的旅行体验。机器人将改变我们的生活,自动驾驶将使我们的城市变得更好。

钛媒体简介:智能相对论(微信号:AiXlun)[作者:《人工智能十万个理由》的作者ai New Media,专注于人工智能医疗、机器人、智能驾驶、人工智能硬件、物联网、人工智能金融、人工智能安全、ar/vr、开发者和芯片背后、算法、人机交互等领域。】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特区彩票网 1分钟极速pk10 体育投注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最热新闻